北京申懋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
新闻详情

2014年合伙企业工作报告

发表时间:2015-03-17 14:57

2014年合伙企业工作报告

各位尊敬的合伙人:大家好!

今天是我们合伙企业的投资人和管理人一年一度聚会的日子。在此,我代表整个运营团队欢迎大家的到来,并向各位汇报我们企业在2014年的运营情况。

一、合伙企业在成长

首先要讲的是,我们的合伙企业在过去一年中逐渐壮大——着眼于长远发展的目标,普通合伙人对企业进行了大笔的资金投入,大力推动企业内部建设。历经一年,我们的内在实力有了极大的提高,尽管这种实力目前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但是在接下来的一年我相信大家一定能感受到。

我们在去年举行了大规模的招聘活动,从近千位候选人中认真选才,扩充了运营研究团队,投资研究团队目前覆盖研究200余家公司,重点跟踪50余家投资目标。我相信,我们在人员和资金方面对研发工作的大笔投入必将推动今年投资业绩的上升。实际上,研发投入的效果在2015年初的投资中已经有所显现。

2014年4月,中国证监会颁布了《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这意味着私募投资基金的合法地位已经为政府管理部门所认可,整个行业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今年1月7日,我们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正式登记,成为了合格的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这是我们规范有序发展的开始。在企业宣传方面,我们目前建立了企业的官方网站(www.shenmaotouzi.com),开通了微信公众号(smtz2014)和官方微博(申懋投资),基本完成了新媒体宣传渠道的建设。

就资金规模而言,2014年合伙企业投资账户的单位份额除去转投海外市场的部分资金外,份额减少不到2%,规模基本稳定。全年基金资产净值增长32%,基金单位净值已经突破历史高点,即使是在6000点委托我们进行投资,投资人目前也已经赢利。

二、中国证券市场的回顾与展望

中国股市的表现与我们合伙企业的投资业绩息息相关,在此我们不妨对2014年的中国证券市场进行一番回顾。

延续过往几年的熊市,上证综合指数在2014年初开盘于2112点后,上半年表现低迷,指数多次跌破2000点的心理关口,绝大多数投资人对于后市非常悲观。而作为基金管理人,我虽然对于大势也不抱过高期望,但是凭着对所投资公司基本面的信心,我相信我们的投资会有强于大势的表现,因此才能坚守仓位,耐心等待股市的黎明。不得不说的是,价值投资方法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提供了一把衡量公司价值的标尺,让投资人除了看到股价之外,更能够理性判断公司的价值。我们感谢价值投资理念在价格最黑暗的时刻让我们能够洞见价值,坚守价值!

5月份之后,中国股市峰回路转,上证综指起初缓慢修复,继而急速拉升,指数连续上涨了8个月,年末最终收盘于3234点,全年大涨52%,正式宣告了七年熊市的结束。

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然而当中国经济在2014年增长减速的背景下,中国股市却意外崛起,这是晴雨表失灵了吗?当然不是。股市固然是经济的晴雨表,不过不能遗忘的是经济又是政治的晴雨表,所以股市不仅反映经济状况,同时还反映政治状况。换句话说,2014年中国股市的上涨,实际上反映了中国政治和经济方面的一系列积极变化。

在2012年的年度总结中,我们就把以习总书记为代表的新一代领导集体所面临的中国政治和经济环境比喻为一手烂牌。两年之后,我们欣喜地发现,这手烂牌正在逐渐理顺。理顺的思路就是打破垄断行为,让市场的力量发挥更大的作用。

我们首先看到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腐运动,反腐败遏制了一小部分个人和利益团体利用垄断权力对其他经济主体利益的侵害,让经济行为在公平透明的市场规则下运行。在经济总量不变的情况下,改变了利益分配格局,让市场经济的参与者获得更多的蛋糕,让经济发展的成果更多地惠及大众。这无疑是争取民心,激励全社会积极劳动、积极创造的立竿见影之举。

自由贸易区试点和沪港通机制的建立(即境内居民可以买卖港股,港股投资者可以买卖上海A股)则是一种类似货币自由兑换的开放之举,前者是经常项目下的资金流动,后者则是资本项目下的资金流动。这两项措施已经开启了人民币与外币自由兑换的破冰之旅。

国企改革也是围绕市场化而展开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为国有企业引进了市场化的管理方式,引进了外部的监督者,有助于企业按照市场规则来经营。由于改变了对企业管理者管理目标的要求和激励方式,改革将使得企业管理者的价值取向与股东利益更加一致,这也将极大地释放国企经营的活力。

股票发行将实行注册制改革,表面上看来这仅是一项针对股市的政策,但如果把它放在整个金融体系改革的大格局下来看,这其实是破除融资垄断的落脚点。多年来,由于我国的融资体制以间接融资为主,即银行充当了绝大部分融资行为的中介,已经形成事实上的垄断。新一届政府多次试图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却不能奏效,这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在于银行业所形成的垄断导致交易成本过高。如果股票发行注册制能够推广,那么投资人和被投资的公司将直接发生投融资行为,间接融资行为的占比就会降低,银行的垄断壁垒就会被打破,整个社会的融资成本就会遵循市场化的标准而降低。当然,如何保护直接融资中出资方和融资方这交易双方的利益,这肯定还需要建立和完善相应的法律制度来保障。

除市场化政策之外,我们看到政府在调整产业结构方面也做出努力。“一带一路”政策推出之时一度被称为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其目的在于拓展国际市场,对外输出国内在制造、基建方面的过剩产能,从而保障钢铁,基建(包括高铁)等相关行业平稳发展。在对待过去十年中始终过热的房地产市场时进行冷处理,避免社会资源的无效投入,引导投资方向,促进居民资产的均衡合理配置。

上述政策从宏观上助力中国经济,从而间接地对中国股市形成利好。而具体到股市政策方面,我们也看到一系列对促进股市长远发展的政策相继出台。除前述的股票发行注册制、沪港通之外,证券市场各类参与者也都获得了政策支持,这包括券商资本金实力的增强、券商业务的拓展、以沪股通方式引进更多的国际投资者以及私募基金地位的合法化等等。

证券市场的投资工具也日渐丰富,融资融券业务在2014年有了跳跃式的发展,并对去年行情的上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新三板的扩容以及交易机制的改变,也完善了证券市场体系、进一步拓宽了直接融资渠道;期权产品的推出,除了增加交易品种,丰富投资手段外,也提高了蓝筹股票的关注度,引导资金关注企业经营业绩。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证监会对新股发行规则进行了优化调整,新股中签规则明显偏向于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这与以往侧重维护机构投资者利益的做法有着天壤之别,这意味着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不再是一句空话,管理层已经在行动。与此同时,证监会在去年也加大了打击证券市场违法违规的力度,全年正式查处41起老鼠仓事件,39人涉案被移送公安部门。伴随着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投资者普遍期待在证券法修改过程中,中小投资者利益将得到进一步的保护,证券市场有望在公平、公正的法制环境下有序运行。

由此我们发现,无论从宏观经济的角度,还是从股市的微观局部来看,当前中国股市的发展环境都处于底线逐渐清晰,趋势逐渐向好的态势。

当然,在看好股市未来前景的同时,仍有一些不利因素提醒我们在乐观中保持谨慎。首先就是当前的宏观经济指标依然不佳。尽管宏观经济政策已经部分落实,但是政策能否起效还存在不确定性,政策产生效果也有一定的时间滞后,宏观经济指标在短期向好后可能还会有反复。其次在于中国股市内部结构的失衡,由于市场规模日渐庞大,股市不再表现为齐涨共跌的状态,部分中小市值公司价格明显高估,如果选择投资对象不当,投资人仍有满仓踏空的风险。

但是,综观利弊,我们认为市场趋势扭转向好是主流,修正调整只是中间的停顿,不会改变证券市场走牛的基调。

三、2014年投资业绩

2014年,我们的投资账户单位净值全年增长了31.79%,落后于同期上证综指的涨幅。这主要是由于权重指标股在2014年表现超强,中小市值股票涨幅落后,我们投资组合中的权重股占比不高,导致我们跑输大盘(实际上,我们合伙企业在建立投资组合时,权重股一直占比不低,在过去数年中我们并未对投资组合中的权重指标股减仓,但是因为权重股自身市值缩水,中小市值股票同期却在增长,这导致权重股投资比例被动降低)。所幸的是,2015年以来我们的投资业绩出色,局面得以扭转,2014年落后的部分已经追回。

截至2014年末,从九年的累计收益看,上证综合指数累计增长了160%,年均复合增长率是11.19%,同期我们投资账户的单位净值(含模拟)累计增长了373%,年均复合增长率是18.84%。我们一共获得了213个百分点的超额收益,意味着在过去的九年里我们平均每年领先于上证指数7.65个百分点。部分时间段的投资绩效比较如下图所示。

上图是根据2006年7月到2014年底的数据绘制的,我们可以看到代表“合伙企业投资账户单位净值”的黄色线始终位于代表“上证综合指数”的蓝色线之上,这意味着从长期表现看,我们的投资表现始终优于股市的表现,但由于2014年的业绩表现不够出色,我们领先的程度没有进一步扩大。

值得一提的是,当前的指数水平与合伙企业成立时的3282点相差无几,而我们的单位净值已经比当初增长了28%,这是对我们长期投资能力的一个证明。

四、几点体会共分享

首先是关于分红的思考。对于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我一直持批判的态度,因为对一家有前景的企业来说,分红的资金留存在公司里能产生更好的效益,为何急于分给股东呢?分红时,股东要纳税;分红后,公司向银行借贷需要付利息,分红其实损害了股东的利益。只有当公司未来前景不佳时,负责任的公司管理者才应该以分红的形式把现金返还给股东,此时管理层对股东所说的潜台词就是:公司的业务不会有大发展,资金留存在企业里也不能产生更好的效益,各位股东拿钱后再去寻找新的好项目吧。基于上述认识,我也几乎没有考虑过我们的合伙企业进行分红,因为我们一直处于主意远比现金多的状态——我们总能发现很多投资机会,如果留存更多的投资本金,我们可以赚更多的钱!从理性的角度看,成长型企业是不该分红的,但是最近当我从感性的角度重新考虑分红的必要性时,我得出了不同的结论。打个比方,比如说委托投资的资金是各位的孩子,那么各位投资人就是家长,而我们的合伙企业就是寄宿制学校。尽管孩子离开家长后,会在学校里独自学习和生活很长时间,也许是一周,也许是一学期,但无论如何,在一个学期结束后,孩子也是应该回家和家人团聚的,因此当我把分红定义为孩子回家的行为时,这个分红的感性理由就很充分了。这是我们此次分红的出发点,另外就是客观上我们也具备了分红的条件。

其次是关于选择的思考。生活中本来就充满选择,证券投资中的选择尤其频繁,而且选择错误的可能性更高(绝大多数人不能直接从股市中赚钱证明了这一点),为错误付出的代价也更大。有一种说法叫做“投资就比谁犯的错误少,因此我们在投资中尽量减少选择的次数,避免犯更多的错误,这是我们为什么倾向长期投资的原因——我们对公司的长期趋势可以研究得更清楚一些,等这个趋势最终在股价上反映出来,如此是可以减少犯错的概率的。

我们基金管理人可以有限地控制投资选择的频率,但也仅仅是有限度的控制。因为总有一些不能控制的情形,比如申购和赎回的请求就逼迫我们要做一次次选择。2014年我们就有过一次非常失败的选择。为了应对去年3月和6月的两次小规模赎回,我们从组合中筛选出几只股票后卖出,其中就包括了同花顺这只股票,我们在11块不到卖出,而现在它的价格是86块,一年不到时间涨了将近7倍。如果我们去年没有卖出,虽然这只股票的占比仅仅4%不到,但是它可以贡献给整个组合25%的收益,我们去年就不会跑输大盘。我们选错了,去年赎回的投资人也选择错了,因为6月份之后,中国股市就复苏了,我们当前的净值比去年6月末增长了将近70%,去年赎回的投资人就此错失了本来可以盈利的机会。现在一个牛熊市的轮回周期将近十年,如果在一轮熊市的尾声离场,而要等到下一轮熊市的尾声再进场,那不是整整错失了十年?这绝对是一个双输的结果,非常遗憾,但这也是我们基金管理人无法控制的。所以,多年以来行业内的资深管理人士都总结道:知行合一是投资成功之道——投资人了解并认可管理人的理念和能力,管理人按照阐述的投资理念和方法去运作,投资才有可能成功。

最后,关于牛熊周期。我二十四年前投身中国股市,到今天为止对于股市的牛熊周期有一个直观体会,那就是整个周期正在变得越来越长。1992年时,包括了一次大涨和一次大跌的牛熊周期总共不超过半年,随后的周期逐渐延长。2001年到2005年花了四年时间结束熊市,而2007年开始的这个熊市到去年年中差不多历经七年。经历七年锤炼的中国股市一旦走牛,其力度一定会出乎大多数人的预料,但这轮牛市之后的下一次走牛可能会经历更多时间的考验。所以说,当前的这一次牛市机会来之不易,大家应该倍加珍惜,如果在牛市中没有积攒下足够的储备,下一轮熊市的漫长寒冬恐怕将很难熬。

最后,我代表合伙企业运营团队衷心感谢各位合伙人长期以来对我们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已经携手共度最艰难的时刻,即将迎来资本市场的辉煌,让我们振奋精神来共享这一场投资盛宴吧!谢谢大家!

顾申懋        2015年3月12日


文章分类: 行业动态
分享到: